0

品味 James Hamilton 的博客: Prespectives

我们一年前 LiveSide 的一篇文章:Windows Live Core – the Software as a Service platform 给大家介绍了 Windows Live Core (也就是现在的 Windows Live 服务平台),当时提到了James Hamilton,他一直致力于不断的为服务器安装降低成本,尤其是利用 Container 来实现。而微软最近将在Northlake, Illinois 建立的新的数据中心,将会将 Hamilton 的这一理论付诸实践。当一些 Web 2.0 的专家们在高谈阔论的时候,微软和 James Hamilton 要考虑的是怎样能够实实在在的建造一个高效节能的基础设施结构。

Hamilton 的博客中,他发布的文章一直是围绕着建立数据中心和相关的基础设施。在一篇关于如何利用 Container 来 Service Free, Fail-in-place 模式的文章中,Hamilton 提到:

转向 Service Free 模式确实可以节约服务费用,但更加有意义的是,在这种模式下,为了提高制冷效率,服务器将在不要求任何人力操作的前提下,按照相应的设计方案被封装。如果工程师需要进入需要进入一个空间,那么这块空间必须要满足很多特定针对人身安全制定的要求,或者至少说,至少要有足够的空间允许工程师的进入。我相信,我们即将进入的这种模式,所有的服务器对我们来讲就像一些闪存堆栈:在 Service-Free 模式下,我们可能几乎会有上千个类似的闪存堆栈,渐渐可能会有一些不再继续使用了而导致其整个模块的工作效率不断的下降,所以当服务器的任务完成或者要充分利用整体能源,或整个模块的工作效率降至一定低点的时候,整个模块将会被整体替换掉,由生产商回收。

Hamilton 今天在日志中,列举了两种情况进行比较:

a). 建立一个新的数据中心;

b). 更换掉现有的1125个机柜的服务器,但是每个机柜都可能在不同的大楼内。

或许 Container 的想法想象过于极端,但是这确是一片不错的文章,值得一读。当我在 Hamilton 的这篇日志上留言说:“我可能还是选择一机柜的服务器”的时候,Hamilton是这样回复我的:

我们的目的是要让人们知道,哪部分才是一个“真正”的数据中心昂贵开销中的重头戏,并因此而引起注意。不是安全问题,不是其所在大楼的位置问题,不是上面所说的各种问题。一个数据中心几乎75%甚至更高与此比例的开销是其供电系统和制冷系统。在上述的例子中,仅用在电力供电系统和制冷设备上的开销就用了接近1亿5千万美金。

我曾经读过一本小说,是 Samantha Hunt 写的 ” The Invention of Everything Else”。在这本小说中,Nikola Tesla 在 New Yorker 旅馆度过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天,这本小说是根据一个真实的故事改编的。小说中,作者曾经这样描述主人公 Tesla 所在的旅馆窗外的电力系统:

多年前,纽约城内的电线排布,象密密麻麻的蜘蛛网一样,被拉伸着横跨几个街区。多年前,想要给纽约提供电力的公司,只要把他们自己分散在外的电线排列不满了整个城市,那这家公司可能就距离破产不远了,或者将被 J.P. Morgen 排挤在外。但是现在,再也没有任何电线裸露在外,因为所有的线都被隐藏安装在地下了。

很显然,微软已经意识到这些需求了:安全,有效的支出,稳定,以及环保的云基础设施,并且试图成为一家领先的服务提供商。

LiveSide: Perspectives: James Hamilton on containers, condos, and the cloud

发表评论

您正在使用 IE 6 浏览器访问本博客。简单几步,您就可以升级:Internet Explorer

X